最新资讯

      •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推荐到豆瓣 豆瓣空间
      • 分享到搜狐微博 搜狐微博
      •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 分享到腾讯朋友 腾讯朋友
      • 网易微博分享 网易微博
      • 添加到百度搜藏 百度搜藏
      • 转贴到开心网 开心网
      • 转发好友 告诉聊友
  • 推荐
  • 打印
  • 收藏

《网络大爬虫》OSPF专刊正式对外发布,李劲松倾力作序

作者:  |  上传时间:2009-12-28  |  关键字:

你懂OSPF吗?

IT虽然披着高科技的光鲜外衣,但本质上都是些很简单的东东,不然社会上就不会到处充斥着软件工程师速成零起点3个月通过CCIE”等形形色色的培训班了。不信试试三个月能否速成一下机械制图员、化学实验员、或是临床医师?

 

究其本质,整个IP协议族其实都是一群马马虎虎尽力而为的家伙,简单、凑合能用就成。所有的RFC(描述某个协议是如何实现的标准文档)基本上都是用很不严谨的白话英文来撰写,估计以初中生的英语水平都能读懂。这也是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小组,TCP/IP的官方机构)一直被IEEEISO等科班出身的组织所不齿的原因。当初ISO看了IETF写的一堆小学生水平的协议文档,不禁哑然失笑,丫这也叫协议?于是自己动手搞了一堆很专业的协议文档,并利用自己标准化组织的官方身份,强行写入教科书,美其名曰:OSI七层协议栈。但是结果,大家都很清楚了,TCP/IP歪打正着,票友打败了一群科班出身的家伙,一统江湖。

 

不过,在所有的TCP/IP协议族中,OSPF算是一个另类了。描述OSPFV2RFC2328200多页,在3000多篇RFC3000多篇中有用的只有几十篇,其他都是些废话,据说有一篇还是写诗歌的,但我一直没瞧见)中算得上巨无霸了。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备份协议VRRP,实际上与OSPFHELLO报文交换协议及DR选举非常类似,而这两部分,只占OSPF协议篇幅的5%都不到。

           

OSPF 协议本身异常庞大,盘根错节,要想搞清楚整个协议的概貌,对于刚刚整明白简简单单IP的初学者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好比天天在卡拉OKK流行歌曲,突然点歌机里主动蹦出了一首《我的太阳》——美声的,结果——傻了。

 

协议的设计者应该是个追求完美的变态,他把每个细节都整得,怎么形容呢?用一个奥运会后十分流行的词:无与伦比的复杂。一个SPF算法就足以让大部分人晕菜了。还有区域的概念,又细分成:骨干区域、非骨干区域、末梢区域(Stub Area)以及"不是那么末梢的区域"--NSSANot So Stubby Area);整了个虚连接(Virtual Link)就算了,又来个伪连接(Sham Link)。还有转发地址、附录E等等只有比较资深的内行才能搞懂的专有名词。明摆着一副不想与民同乐的架势,把自己束之高阁。

           

好不容易基本搞明白了,但是到了IPV6的时代,对不起,OSPF全改了,变成V3了,还得重头再来。怎么办呢?谁让他是目前网络中唯一可用的IGP路由协议呢(不要跟我提RIP——Y这也叫协议?),稍稍上点规模的网络,想躲也躲不过去。

 

学吧。H3C就是本着这个目的推出了这一期的《网络大爬虫》OSPF专刊。不过有几点要说明的:首先这本期刊不是给入门者或者初学者看的,有一定深度(对于初学者可以推荐听一下李劲松的OSPF多媒体录音课件,上网以OSPF和李劲松两个关键字来检索即可)。第二,也不要希望看了这个专刊就一夜成为OSPF大拿,本刊只是涉及OSPF几个细节罢了。有必要我们可以编成连载,估计需要七八期才能把这个协议讲个七七八八。

 

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本人前几年一直负责公司招聘网络工程师的面试工作,通常扫一眼简历后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懂OSPF吗?如果对方一脸茫然或者回答得犹豫、胆怯、心虚,基本上礼节性的再问几个问题就把他打发了。当然也有朗声答道:我懂!的。于是心下一喜。我有十个由浅入深、一环扣一环的连环问题,一个一个慢慢问来,看着面试者由信心满满到吞吞吐吐直到最终人仰马翻,几年来百试不爽,不亦快哉!当然,回答上3个问题的就算面试过关了。接着问后面的问题只是为了享受一下虐待面试者的快感罢了。是不是所有研究OSPF的人都有点心里变态呢?

 

个人估计:整个华语网络圈,真正搞懂OSPF的不会超过5个人,而且都在H3C,即使江湖上传说中OSPF大拿李劲松也不在这5人之列,因为据我所知,他只懂OSPFV2,不懂V3

 

——“你懂OSPF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