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

      •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推荐到豆瓣 豆瓣空间
      • 分享到搜狐微博 搜狐微博
      •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 分享到腾讯朋友 腾讯朋友
      • 网易微博分享 网易微博
      • 添加到百度搜藏 百度搜藏
      • 转贴到开心网 开心网
      • 转发好友 告诉聊友
  • 推荐
  • 打印
  • 收藏

社区卫生信息化实地考察——三城记之苏州 政府占据圆心

  

     在传统医疗体系中,“六位一体”中的每一“位”都对应着一条业务线,条条向上,由此也造成了各部门的数据难以实现整合与共享。而苏州市则从“市”级层面切入,把一条条垂直向上的线转化成了圆,市卫生局的数据中心则充当圆心。这种整齐划一的模式从建立之初就把信息孤岛扼杀在摇篮里。
      作为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城市的代表,苏州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工作特色: 听听南京的、看看上海的、做自己的。苏州市的社区卫生模式是地市级城市的典型代表,它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北京或上海这些大城市的独特道路。

医生工作站整齐划一

      在北京、上海等直辖市以及其他计划单列市,都已具有健全完备的社区医院体系。而从全国范围来看,除了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之外,地市级城市却并不存在体系健全的“社区医院”这一概念。

      记者在苏州市卫生局了解到,苏州市现有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设置可大致分成三类。一是民营的,2006年,苏州市卫生局统一对其进行整顿,不达标或不合格的一律不允许提供公共卫生服务。

      二是由苏州市的大医院主办,如润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它是由苏州市立医院主办的。苏州市立医院是苏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综合性三级医院,目前已经建成了5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将优秀的全科医生轮流下派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大医院进社区”不仅有利于医疗资源的共享与分配,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上下转诊的难题。

      三是由乡镇创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显然,要对这些类型不同的社区卫生工作站进行统一管理是非常困难的,但办法并不是没有,唯一一条途径就是通过信息化手段。”苏州市卫生局信息处处长吴建明说,“我们为苏州市所有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服务站都配备了统一的信息系统——创业社区卫生服务系统,该系统能充分体现出社区卫生六位一体的服务功能,即预防、保健、医疗、康复、健康教育和计划生育。”

      苏州市卫生局充当了数据交换的“圆心”,各种异构的数据是通过数据交换平台来交换的。

      在润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位名叫陈艳的女士正在就诊,全科医生王庆庆在社区卫生服务系统-[健康档案]页面中输入姓名“陈艳”,屏幕上立刻显示出陈艳的历史就诊信息: “患者三天前不慎受凉以后,出现鼻塞感冒,咳白色泡沫样痰,二便正常。”这为王庆庆医生的此次诊疗提供了一定的参考。

      在竹辉社区卫生服务站以及母子保健中心,记者也亲眼见到了这套具备了“六位一体”功能的信息系统,它的首页包含如下这些功能项: (1)疾病管理,包括传染病、慢性病等; (2)健康档案,苏州并不只为户籍人口建立健康档案,而且也为外来人口建立健康档案; (3)生育健康监控; (4)计划免疫; (5)全科诊疗,也就是“医生工作站”,医生可以点击进入此项,导入患者的健康档案,查看以往病史。并在此基础上为患者开立电子处方,此后患者划价、交款、取药这一系列步骤都可在电脑中完成,实现无纸化诊疗; (6)统计分析,用于统计各种疾病患者的数据,并向上报送到相应的主管部门; (7)健康教育; (8)计划生育。

健康档案全覆盖

      苏州市健康档案的建档对象并不仅局限于户籍人口,对于外地打工人群,他们同样给予一视同仁的医疗服务,“苏州市健康档案的最终目标是全覆盖。”苏州市卫生局副局长陈小康说。目前主要通过三条途径来建立健康档案: 健康体检、妇幼保健和全科医生诊疗。

1.健康体检是苏州市建立健康档案的首要来源。通过体检的方式,苏州市城区目前已经为4万名左右的老年人建立了健康档案。

     在苏州,为老年人免费体检是一项政府实事工程。2006年7月,苏州市卫生局组织各大医院免费为城区内70岁以上的老人体检,74岁的孟庆荣老人就是其中一位。

     孟大爷是多年的高血压患者,通过这次体检,孟大爷的所有体检信息全部被记录到“创业健康体检系统”之中,数据保存在苏州市卫生局的数据库之中。自此以后,孟大爷在城区内任何一家社区看病时,医生都能通过“社区卫生服务系统”看到孟大爷的体检记录和健康信息,而这些信息都是从苏州市卫生局的数据库中下载的。

      为了将市民的体检记录纳入到健康档案之中,苏州市卫生局着实下了不少功夫。“我们从2006年年初开始做健康体检系统,并与社区卫生服务系统实现数据互通与共享。当时下了一条死命令,一定要在2006年7月70岁以上老年人体检中投入使用。”陈小康介绍。

      在苏州市卫生局发布的《70周岁以上老年人健康体检的实施方案》中,第五项“基本设施要求”中明确规定: “有较完善的体检信息管理系统: (1)医院机构有较完善的体检信息管理系统软件; (2)医疗机构体检信息系统体检项目代码与卫生局规定的体检项目标准代码完成一一对照; (3)医疗机构体检信息系统导出符合卫生局标准的体检信息,生成Excel格式文件。”

      正是通过这些严格的规定,苏州市卫生局在体检之前就铺平了信息化道路。

2.健康档案的另一个重要来源就是妇幼保健。

      在苏州市城区,凡是承接分娩工作的医院都会为产妇和新生儿建立健康档案,并为其办理“母子卡”,数据存储在苏州市卫生局信息中心。从2004年7月1日至今,苏州市城区已经收集到6万多名妇女数据、4.6万多名儿童数据。而且,这些医院之间的妇幼信息是互联互通的,各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统一的医生工作站界面,可以实时下载或更新母子的健康与保健信息。

3.还有相当一部分数据来源于社区的全科医生诊疗。

     苏州市卫生局提倡,凡是第一次来医院就诊的患者,医生都要为其建立健康档案。2007年1月期间,竹辉社区卫生服务站则为112人建立了健康档案。

     但是,建立健康档案毕竟是耗费人力、物力和时间的,所以大多数社区卫生服务站对此并没有严格执行,“尤其在病人较多、存在排队等候情况的时候,我们基本都来不及为其建立健康档案,而且对于既往病史和病情,口头询问只要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竹辉社区卫生服务站站长周正说。

市卫生局充当圆心

      2004年11月,李文秀在苏州市立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于是,医院免费给李女士一张“母亲卡”,并把她的个人基本资料、健康信息、既往病史等相关信息录入到电脑中,储存在市立医院母子保健中心的后台数据库之中。此后,李女士定期到市立医院做孕期常规检查,每次检查的结果都被存储到她的健康档案中。

      2005年7月,李文秀剖腹产下一男婴(小名“乐乐”)。小乐乐刚出生,医院就免费为他办理“亲子卡”,并把他的出生信息全部记录进去。5天后,李文秀和儿子带着“母子卡”回家了。出院后,润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承担了他们母子二人的产后访视、儿童健康检查、儿童计划免疫等全部妇幼保健工作。

      李文秀是在苏州市立医院做的孕期体检和分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什么会有她的信息呢?“因为在苏州市区内,所有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的妇幼信息都是互联互通的。”吴建明说。

      李文秀在苏州市立医院分娩后回到家中,她们母子俩的妇幼保健工作就像“接力棒”一样,由苏州市立医院传到了她所在的润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的全科医生通过“社区卫生服务系统”可以实时调用和更新李文秀母子俩的健康档案。

      目前,在苏州市城区,凡是承接分娩工作的医院都会为产妇和新生儿建立健康档案,并为其办理“母子卡”,数据存储在苏州市卫生局信息中心。在新生儿保健以及儿童计划免疫方面,苏州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而贯穿这一服务的核心因素就是妇幼数据互联互通。

      跨部门信息资源共享一直是当前各行业信息化的攻坚难题,那么,苏州市何以让这些健康数据在不同单位的网络里来去自如?因为苏州市卫生局充当了圆心,各种异构的数据是通过数据交换平台来交换的。

      社区卫生服务是一个“六位一体”的综合性概念,主要分为两大块: 一是全科诊疗,二是公共卫生服务,公共卫生服务又包括慢性病管理、计划免疫、健康教育、妇幼保健、计划生育等。“六位一体”中的每一“位”都对应着一条业务线,条条向上,由此也就造成了各部门的数据难以实现整合与共享。

     “解决这一难题的关键就是将一条条垂直向上的线转化成圆,市卫生局的数据中心充当圆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信息管理部主任汤学军比较倾向于“以城市为核心的区域化公共卫生信息平台”这种模式: “所有需要交换的数据首先集中到圆心,然后再根据事先编制的规则进行交换。”

      汤学军认为,这也是社区卫生服务的理想模式,因为医院是局域网,公共卫生服务却是城域网,只有以城市为单位,才能实现辖区内各类数据的顺畅交换与共享。“市级数据中心并不是集中所有的数据,而是集中交换数据,也不是把区里的所有软件推倒重来,而是在数据交换平台基于一个统一的标准,根据基本数据级的标准交换一定的数据。”汤学军说,从区到市到国家,标准的基本数据级层层缩小,越往上集中标准数据越精简,数据中心的集中应该落在市级。

本文转载自计世网

【发布时间:2008-11-26】